二闻

……其实我是个唱见。

【雷安】不是偶然(1)

疯狂吹这个小宝贝!

鼬子:

*新手上路,幼儿园文笔
*ooc有,私设有
*现代pa
*闷骚歌手雷X微宅唱见安
*他们自己并不知道的双向暗恋
*七夕贺文
(我是不会承认有些地方是因为偷懒而不写的!)划掉
read?



go————————————————




看着在录音棚激情歌唱的雷狮,站在门外的安迷修始终在思考着一个问题“我和他到底是怎么好上的”。时间回溯到几年前——
大学时期的安迷修并没有参加任何社团,而是取个名为“骑士”,天天开个直播唱唱歌聊聊天时不时翻唱首歌投投稿的唱见。清爽而富有安全感的嗓音,再加上他白皙的肤色,清秀的五官透露着邻家大哥哥的阳光;一袭白衬衫给人有那么一丝丝禁欲的感觉。高拔挺直的鼻梁,一对微挑的剑眉和一双时不时散发温柔的薄荷绿眼眸更为他添加了迷人的气质。这样一个有点半宅的帅哥,每次直播时弹幕都是写满了“骑士小哥哥怎么不出去走走?”之类的。每次看到这种问题,安迷修都会弯眉浅笑“在下还是会出门的,请美丽的小姐们放心”。
每次直播完都已是太阳下山的时候了,安迷修活动活动脖子,换了双鞋便和舍友一起出门了。当樱花落在安迷修鼻尖时他才反应过来,离毕业不远了。
吃完饭便通知喊到学生会的安迷修表示很迷茫。本想拒绝,但看见是凯莉发来的通知时还是去了。彬彬有礼地敲了敲门,在得到允许后便推门进去。本以为自己会看见每个人为了毕业典礼而忙碌,可谁知看见的却是雷狮将修长的双腿交叉着担在桌子上,金属皮夹克里的黑色的紧身衣勾勒出可以迷倒一片少女的曲线,左手的食指转着钥匙扣,右手将脑袋杵在椅子的把手上,紫色的耳钉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嘴里哼哼着不知名的歌曲,深邃的紫眸半眯着,看见安迷修进来时并没有理会人,不知道的还以为雷狮是学生会会长。刹时安迷修感觉自己开错了门,便退了回去。关上门,打开,里面的场景没变。再次关上门,再打开,里面的场景依旧没变。正想发个消息问凯莉怎么一回事,就听见凯莉用嘲笑的语气说道到:“安迷修,你不会傻了吧?”
推开门,四周环视了一下,发现凯莉正躺在沙发上刷手机。“咳咳。。。凯莉小姐叫在下有什么事情吗?”再怎么也是个女孩子,对女性礼貌是安迷修一直遵守的“骑士道”。“我想让你和雷狮在毕业典礼那天合作。”一语毕,房间陷入了安静。只听得见凯莉的指甲不小心碰到屏幕的声音,连哼着歌的雷狮都停下了哼唱。“好处?”“学校免费组织去英国旅行5天”
“好”看着雷狮和凯莉在那一问一答,安迷修发现自己居然被无视了。等到雷狮同意了,凯莉放下了手机,从沙发上起来走到安迷修旁边,拍拍安迷修的肩膀,用着老母亲的语气说到:“好好努力吧!”便转身离开了屋子。全程没有搭上一句话的安迷修表示很无奈,正想说什么就听见雷狮说出一串数字和一些地址,不管安迷修有没有记下他说的便也起身离开了。“唉……”安迷修叹了一口气。
即使是一个班级的,但安迷修依旧不了解雷狮。便假装自己是雷狮的新粉在论坛上询问了一下,了解到雷狮并不好处时,安迷修便有点担心。“对了!问一下排练时间!”安迷修掏出手机,按下那天雷狮说出的号码“喂?”从手机那边传来了雷狮独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enm……雷狮同学,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开口的安迷修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学校的西教学楼三楼的钢琴教室”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过了好一会儿安迷修才反应过来,钢琴教室?!那不是用来弹钢琴的地方么……他们在那干什么?
赶到教室的安迷修直接推开门,却被一根骨头砸中了脑门“咚!”脑门被砸的生疼,轻轻地揉揉被砸中的地方。安静了一秒后传来了佩利宏亮的嘲笑声“哈哈哈哈哈哈笑死劳资了!还真有人那么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帕洛斯拉了拉佩利,并指指雷狮:“噗...咳咳,佩利别闹了”言外之意就是雷狮脸色不好。佩利顺着帕洛斯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自家老大脸色有点不正常便噤声了,然后拉了拉帕洛斯的衣服凑在他耳边问到:“这不就是老大天天看的那个骑士嘛。”当然,安迷修并没有听见这句话,但是对海盗团的好感度下降了许多,明明是佩利扔的骨头,却被安迷修误以为误以为是雷狮扔的“恶党”一词从人的脑海里浮现了出来。“卡米尔”雷狮喊了自己的堂弟一声,那人便把歌谱拿给了安迷修。安迷修虽然是个唱见,但有时候也是会写歌的。拿着歌谱才哼了几声便发现这首歌和自己的歌的旋律有些相似。“应该是错觉吧……”安迷修这样安慰自己。抬头观察了一下这间教室,虽然门牌上写着钢琴教室,实际上已经被他们改造成了一间专门给乐队用的教室。
日复一日的排练,他们从陌生到熟悉。在毕业典礼的那天,五人默契的表演使得人们有种安迷修以前就是这个乐队的人的错觉。典礼结束的那天,他们五个拼了个饭局。安迷修这个明明不是海盗团成员的人却比海盗团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激动。只见他高举着酒杯,对在座的每一个说到:“祝贺我们表演成功!”说完就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是个正常人都可以从他绯红的脸上看出,安迷修喝醉了。雷狮让卡米尔先回家,自己把安迷修背了回去。喝醉了的安迷修并没有醒着的时候那么安分,一手拿着酒瓶一边在雷狮背上唱歌“一轮明月照大地我脚踏着大地喝扎啤!!!”好不容易把喝醉的安迷修哄回家,雷狮把安迷修放在沙发上。环视了一下四周,四面的墙壁被人用森系墙纸贴了一遍,正对沙发的是一张最普通不过的黑色木头桌子,上面摆着几张安迷修以前的照片。雷狮随手拿起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穿着白色卫衣骑在旋转木马上的安迷修,那天真无邪的笑容看得雷狮也把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
把安迷修的手搭在自己肩上,扶着他回到了他的房间。打开安迷修房间里的灯,把他放在床上时注意到他房间的顶部是一副星空图。被安排在窗边的桌上整整齐齐地摆着直播时要用的东西。几张摆在床头柜的纸吸引了他,拿起一看原来是安迷修写的歌。这时候的安迷修已经睡了过去,时不时嘟哝着“明天!一定直播。。。”当坐在安迷修床上的雷狮起身打算离开时,安迷修拉住雷狮的手,说到:“雷狮。。。我喜欢你”。雷狮轻轻地笑了一声:“我也喜欢你,傻骑士。”深情地吻了安迷修一口后,在人耳边呢喃到:“后会有期。”
第二天醒來後安迷修發現屋子里除了自己沒有別人,心中不免落寞。走到客廳接水喝,酒醉醒後的頭痛感讓安迷修皺了皺眉頭。眼睛被什么东西反射的光刺痛着,走进一看是雷狮的一只耳钉。下面压着一张字条,字条上写着四个字。安迷修把耳钉戴在自己以前就有的耳洞上。
毕业后,人们各奔东西,而海盗团因为种种原因暂时解散了。星探找到了雷狮,并承诺允许雷狮几年后重建海盗团,雷狮思考了一会儿后同意了。从此雷狮成为了一位职业歌手,凭借他那独特的风格以及每分每秒都散发着浓浓男性荷尔蒙的声音,虏获了不少粉丝。
看着出现在商场大银幕上的雷狮,安迷修不由得停住了脚步。毕业典礼那天的演出仿佛就在昨天,他和雷狮在舞台上一同挥洒汗水,时不时用击掌碰肩来回应对方。
在路过之前和雷狮一起去过的奶茶店,还记得那次是因为天气太热他主动申请请大家喝奶茶。而雷狮以“监督”的借口陪着安迷修一起去买奶茶。深呼吸几口气,试图将心中对人的那份思念和悸动压下去。走到前台,点了一杯海盐奶茶便坐在靠窗的位置发呆。回想起大学和雷狮一起相处的不是太久的时间,回想起那些点点滴滴,安迷修承认,他喜欢上雷狮了。这种喜欢不是单纯的仰慕或者朋友之间的喜欢。他想突破那张名为友谊的纸,他想和雷狮厮守终生。
今天是七夕,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情侣,安迷修抬起手摸了摸耳朵上的耳钉。
刚回到公司便被喊到了经理办公室,同事们都一脸“祝你好运”地看着他。有礼貌地敲了敲门,在得到同意的时候推开了门。看见坐在位子上的人的背影时,安迷修愣住了“是他,是那个自己日日夜夜都思念至极的人”
只见那人用脚尖轻轻点地,旋转椅随着人的动作旋转了180度。雷狮将嘴角向上扬,右手托着脑袋杵在椅子的扶手上,本该是一对的耳钉,雷狮耳朵上却只有其中一个,放荡不羁地敲起二郎腿:“好久不见,傻骑士!”
一切都像以前一样,只是换了个场地,换了些旁人,其他东西都没变。相同的相遇方式,相同的坐姿那双充满了星辰大海的眼睛里的狂妄也没变。
男人之间不需要太多言语,安迷修回以灿烂的笑容
“恶党,好久不见!”






@二闻 这个小可爱点的梗